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王&肖教你背单词】 Immune

很高兴和这么多太太一起参与这个活动

感谢言九太太,也辛苦校对妹子!

系列走tag→王&肖教你背单词

希望大家新的一年都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找到你的屏障你的软肋


#这是一个关于失而复得的故事

——————————————————————————

WARNING:

***苏沐秋死亡***

CP:王杰希X肖时钦;叶修X苏沐秋

immune

  • adj. 免疫的;免于……的,免除的

  • n. 免疫者;免除者


 

 

(一)

“今天感觉怎么样?”肖时钦走进4号病房,VIP的房间里一张病床冷冷清清,床上的病人坐着安静地捧着书看,阳光透过窗户,病人的脸色也更显苍白。

“嗯,比昨天好多了,肖医生今天这么早就查房了啊。”

“我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就起得早了些,横竖在家里也没事,就来医院了。”肖时钦翻看着手上的查房记录,“说起来今天怎么没见你妹妹?”

“总不能老是把小姑娘栓在我身边,年轻人总是得有自己的生活啊,今天被我赶出去和男朋友约会了。老是和病人呆在一起会影响心情和颜值的。”

“那你一个人不寂寞啊?”肖时钦站在床边,手上却不闲着,黑色签字笔在记录本上写写画画。

“这不还有时钦陪着我么?”苏沐秋调笑着。

“别,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不对,东西也不能乱吃。你家那位知道了指不定怎么给我穿小鞋呢。”管床护士这个时候也敲门进来了,肖时钦收住了调侃的语气,督促着护士给病人做日常检查。

“吊针还打啊?”苏沐秋装着可怜的语气看向肖时钦。

“别想了,你昨天的报告出来了,指标一个都没降下来,给我乖乖吃药啊!”

“好好好,你是医生你最大。啧,当初那个差点挂了免疫的人今天居然摇身一变成为我的主治医生了,怎么看都很奇怪啊。”

“求不提黑历史,还有你这话说的我怀疑你之后要搞事。赶紧吃药好不?”

“怎么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一个形象啊。”苏沐秋仰头把药喝下,整张脸都扭曲了。

“你要是不搞事能天天见到我么?”

“是是是,我的锅我的锅。肖大医生辛苦你了,我的命就交给你了。”苏沐秋撩起病号服的袖子,配合着让护士扎针。

“你这种人啊,祸害留千年,死不了。”

“那就借你吉言了啊。”

“你这么不要脸果然和某人很相配!”

“那你和他一定是太有责任感了。”苏沐秋刚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果然肖时钦脸色一沉,抿紧了嘴唇,“你和他还是……”

“嗯,就这样吧,反正又不是离了他活不下去了。”肖时钦背过身抄着仪器上的数据,指点护士一些注意事项。

“你们俩啊……”

“好了好了,苏大大别操心我了好不好,先养好你自己的身体吧!我去隔壁查房了。”肖时钦交代完就快步离开了房间,苏沐秋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只是叹了口气,继续拿起书翻阅。

 

(二)

王杰希不明白自己和肖时钦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他们相识于大学最美好的岁月,熬夜写的策划,校园凌晨的天空,伴随了他们好几个周末;他们相恋于彼此出国交流前的最后一晚,之后隔着半个地球算着时差絮絮叨叨一日三餐导师同学;他们熬过了家人的反对,在寒风中的电线杆下相顾无言,后又紧紧相拥。

但是分手却来的那么猝不及防。

王杰希承认他们俩之间的问题很多,工作时间的完美错开,工作性质的南辕北辙,还有工作环境的差异,处理事情的方式。三年的异国让他们接触不到彼此,而之后的重逢恍若迟来的热恋期,没有给他们空出争吵的时间。

王杰希从法院走出来的时候,正是正午阳光最炽烈的时候,他抬起头,被刺眼的阳光闪的睁不开眼,他低下头眨了眨眼缓解连日来的疲劳,右眼皮跳动了两下,隐藏在连续眨眼的动作里,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他走到车库,插上钥匙发动车的瞬间收到了一条短信,发信人是肖时钦,内容却只有三个字。

分手吧

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真是一点都不肖时钦。

王杰希笑了笑,打电话取消了昨天定的西餐厅,回了一个“好”就径直回了家,或许现在只能称为“住所”。

四年前他们俩在同一个月升职,为了工作方便就合资一起买了一套房,从租住的房子中搬了出来。他们挤出周末的时间一起去家具店挑家装,通过间隔7、8个小时的微信消息一起讨论房间风格,在各种购物网站上买情侣款的个人用品。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很少两个人同时出现在公寓里,王杰希接连接了几个大案子忙于案牍律法,而肖时钦也为了晋升在实验室和医院来回奔波。回到公寓两个人也是累到完全不想说话,洗了澡道了晚安就入睡。曾经还会为了谁洗碗打闹几下,现在已经直接用洗碗机替代这一切。

王杰希躺倒在主卧的床上,暗暗骂了一句“活该”。

尽管名义上已经分手了,但是他们两个谁都没有主动搬出这间公寓,肖时钦用一个下午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到了客房,偶尔会在两个人都休假的日子和王杰希一起在餐厅给自己做一顿早餐,其余时间都把自己锁在房里,连外卖都是分开定的。

“我不知道该说你们俩作还是作。”叶修如此评价道。

 

(三)

叶修走到苏沐秋的病房外时,肖时钦正好从里面退出来。

“他刚睡下。”肖时钦小心地关上了门,压低了声音和叶修说。

“嗯,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可以等他醒。”叶修把手上拎着的保温桶往身后藏了藏。

“来我办公室吧。在这里干站着也没用。”

“嗯。”

肖时钦给叶修和自己都倒了杯水,才开始说起苏沐秋的病情。

“他这两天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嗯……身体多器官的衰竭也表现得更加严重。你……”肖时钦仔细斟酌着词句。

“你不用想这么多,把他的真实情况跟我说吧,我……扛得住。”叶修喝了口水,直直地望向肖时钦。

“药石罔效,听天由命。我们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我联系了我的导师,他说这样的情况……太难了。”肖时钦摇了摇头,垂眼看这桌上的查房记录,“上周的情况一直不好,这两天却有了明显的好转,我们怀疑可能是回光返照。”

叶修的脸色明显暗了下去,原本还被嘲笑有些虚胖的脸现在瘦削得颧骨高突。

“当然也不排除真的好转了起来,毕竟每个人身体状况不一样,你明白的,医学有的时候和玄学也差不了多少。”肖时钦连忙改口。

“你也不用安慰我,道理我都懂。”叶修不自觉地想从口袋里摸根烟,却发现里面除了钥匙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这两天好好陪他吧。”

“嗯。”

叶修在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停了脚步,转过头对肖时钦说:“你和大眼儿也……有些东西没有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四)

苏沐秋的葬礼是在一个飘雪的日子。

肖时钦特意请了假,从公寓里找出自己压箱底的黑西装。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黑眼圈深重,神情憔悴,然而再翻看自己身份证上读博期间拍的证件照,即使说不上意气风发也可以说精神饱满。当时的几位好友如今也都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只可惜了苏沐秋。还有叶修。

“咚咚咚。”王杰希敲了敲洗漱间的门,“要不要一起走,我开车。”

肖时钦整理了一下西装的下摆,对着镜子说:“好。”

他相信王杰希听到了,也看到了。

 

葬礼仪式很简单,是苏沐橙的意思。他说自己和哥哥生来也不是什么好命的人,走也走的简单一点吧。

悼词是叶秋念的,文字却是出自叶修。叶修和苏沐秋相识十余年,从互怼拌嘴的日常过渡到相濡以沫的承诺,仿佛顺理成章。叶修把写好的悼词给叶秋的时候,叶秋问他:“真的不自己读?”叶修按灭了手中的烟,吐出一口烟圈:“悼词是说给别人听的,有些东西,别人理解不了,我也说不清楚。”叶修想了想又接了一句:“再说了,他先抛下我走了,再让我念悼词岂不是太趁他的心意了?”叶修把玩着打火机,火光明明灭灭,叶秋抱了抱他的双胞胎哥哥,拿了悼词转身离开。

“叶修,如果有一天我比你先走,你帮我念悼词好不好?”

“想什么呢,数据整理好了么,模型建好了么,还有心思想这些有的没的。”

大学同宿舍赶ddl的一个晚上,苏沐秋随口说的话,竟在今天成了现实。

“苏沐秋,你可真是会给自己立flag。”叶修抬起头闭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尽管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愿天堂没有病痛。”叶秋结束了最后一句悼词,王杰希也把自己的左手悄悄覆在了肖时钦的右手上。

他和肖时钦并肩而立,站在苏沐橙的后面。肖时钦没有挣开他的手,两个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看着前方。

“我还记得和他的第一次见面,献血的时候他一脸淡定地卷起袖子,却在准备扎针的时候把头别了过去,眉头紧锁,明明针连他的皮肤都没碰到。”参加葬礼的人群渐渐散开各自表达哀思,肖时钦盯着苏沐秋的遗像说着话。

“我知道我主管的很多病人都是救不回来的,从正式进入科室开始我就告诉自己生死有命。但是每一次看到病人死去我还是很难过,根本无法做到老师说的那样。”

“你……”

“沐秋从第一天住院起就是我在管,我看着他的情况一天天恶化却无能为力,我什么都做不了。”

“时钦,别过于自责,沐秋的情况大家都知道。”

“我知道所有人都会死。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我。”

“时钦……”

“王杰希,我先回去了。”

“……那你注意安全。”

 

(五)

肖时钦回去后就开始发烧,王杰希撬开了客房的锁才把肖时钦拖到医院。

天气寒冷加上前些日子过于劳累,肖时钦的病来势汹汹。

王杰希寸步不离地呆在肖时钦身边,喂药擦身,悉心照料。

 

护士刚给肖时钦量了体温,烧已经退下去了,但是整个人的状态却还是不怎么好。王杰希用毛巾擦去肖时钦脸上的汗,又拿了小刀开始削苹果。苹果皮一点点地延长,拖了长长的一条。王杰希把苹果一块块切好,放在盘子里。肖时钦难受地哼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嗯。”肖时钦没有拒绝,说的话有些气息不稳。

“谢谢你的照顾。”肖时钦喝完了水,把杯子递给王杰希。

“吃点苹果?”王杰希跳过了肖时钦的客套,用牙签叉了苹果送到肖时钦嘴边。

“你又何必?”

“那你又何必?”

“王杰希我们已经……”

王杰希却没给肖时钦继续说下去的机会,他俯身压上,嘴唇贴着嘴唇,舌头蛮横地撬开肖时钦的牙关。

这个吻结束的时候,肖时钦喘着气,脸因为缺氧有些红。“所以王杰希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你难道不知道?”王杰希双手撑在肖时钦的两侧,影子投射在肖时钦的脸上,肖时钦以前很少看到王杰希这么具有威慑力的时候,他侧过脸不愿意直视王杰希的眼睛。

“杰希……”肖时钦哑着嗓子念了王杰希的名字,王杰希也感受到了身下人的抗拒。

“那我先回去了,已经拜托妍琦照顾你了。”

“嗯。”

 

(六)

肖时钦的病拖了很久,差一点要在病房里吃年夜饭了。出院的时候苏沐橙带着周泽楷来病房帮他一起收拾东西,在上车的时候却意外地在副驾驶座上看到了王杰希。

“你怎么来了?”

“我的车坏了,正好小周开车接沐橙,我搭个车。”

“哦。”

“现在身体好多了吧?”

“嗯。”

苏沐橙实在是在受不了这个氛围,出言打断他们诡异的谈话:“你们俩能不能好好说话?”

周泽楷开车把王杰希和肖时钦送到公寓楼下就走了,剩下王杰希和肖时钦尴尬地站着。

“我明晚的机票。”王杰希拿出门禁卡刷开了单元的门,按下了上行键等待电梯的到来。

“我明早的高铁。”肖时钦走进电梯按下楼层,“那提前祝你一路平安。”

“你也注意安全。明天要我送你吗?”

“好。”

 

(七)

肖时钦一回家,就被小侄女缠着要去逛庙会放烟花,肖时钦也很久没有见到她了自然也是亲近。小孩子好奇心重,每个摊位都要停停看看,看到吃的就像被黏住了脚一样,死活不肯动,肖时钦对撒泼耍赖的小孩子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不停地买买买。小侄女年龄小,走了大半个小时就累的不想动弹,却死撑着不肯回家。肖时钦实在是被折腾得没有法子,只好蹲下身把她抱起来,却没料到小侄女“吧唧”一口亲在他侧脸。

“妈妈不开心的时候我亲一亲她就开心了,所以小叔叔不要不开心啊。”

肖时钦被童言吓了一跳:“熙熙哪里看出我不开心了呀?”

稚嫩的孩子似乎若有所思,断断续续地说:“因为……你……你一直都不笑。”

“那谢谢熙熙的亲亲啦,小叔叔现在超级开心!”

“那小叔叔再给我买那个糖人好不好,熙熙想吃。”

“妈妈说小孩子不可以吃太多糖哦,会蛀牙的。”

“可是……可是熙熙都亲亲你了!”小孩子的眼睛已经泛起了泪花,鼓着脸颊像是要哭。

“好好好,别哭,那我们只能买最小的那种。”

“嗯!”一听到有吃的,小侄女的立马换上了高兴的脸色。肖时钦除了感慨小孩子智商过人之外也只能无奈地笑笑,认命地去买糖人。

想起某个人曾经也是如是这般向他讨要一个晚安吻,在外成熟稳重却也只会在他面前表现出懒散的那一面。

啧,怎么无缘无故又想起他了。

“小叔叔,那个花好看,给我买嘛~”熙熙一手搂着肖时钦的脖子,一手捏着糖人的棍子,眼睛却四处搜寻着各类新奇的玩意儿,看到街边卖花的也想要买一朵。

“好好好,小公主说买什么就买什么。”肖时钦已经放弃同小孩子讲道理,掏钱找零提货一气呵成。

小侄女拿到了花终于心满意足,打算回家守岁。

肖时钦实在是抱不动了千辛万苦叫了辆的士回家。家中长辈们守着电视机看春晚,肖时钦抱了孩子一晚上有些累就回房间休息了。

23:55的时候,熙熙突然拿着花闯进了肖时钦的房间,肖时钦从被窝里爬起来,迷糊地看着小孩子把晚上自己买给她的花又递给自己。

“熙熙怎么了?”肖时钦从床头柜上拿起眼镜戴上,问道。

“有一个帅气的叔叔让我今天晚上送你一束花!”说完鬼鬼祟祟地看了肖时钦一眼就跑了出去。

肖时钦刚想问是不是那个有大小眼的叔叔骗你这么做的,手机就响了。

王杰希。

肖时钦按下接听键,那头烟花燃烧的声音清晰可闻。

“收到花了么?”王杰希的声音在爆炸声中显得格外清冽。

“嗯。”虽然语气平静,但是肖时钦知道自己一定是微笑着回答的。

“在放烟花么?”

“没有,晚上抱着熙熙去逛庙会了,有点累。”

“那你能听到我们这边放烟花的声音么。”

“能。”

“看烟花的时候想到大四的跨年夜。”

“那天晚上太冷了。”

“肖时钦。”

“嗯。怎么了?”

晚会的主持人开始倒计时,烟花声也越来越响。

“当时说过的话还想再对你说一遍。”

“好,我听着。”

“新年快乐!还有我喜欢你。”

“我知道。”肖时钦顿了顿,还是补了一句,“我也是。”

“记得看一眼你的垃圾箱。”

“噗……好。”

 

(八)

To my beloved:

I want to be your immune system. 

                       Your beloved

 

(九)

Immune,一作名词,一作形容词。

免疫是指机体免疫系统识别自身与异己物质,并通过免疫应答排除抗原性异物,以维持机体生理平衡的功能。

一是防止外源抗原入侵,二就是使机体获得长久的免疫力。

 

我们年少轻狂犯下的错,一次就够了。

 

你当时考的最差的免疫,现在我和你一起学。

成为彼此屏障,共护安康;追忆曾经过往,再不分离。

 

等到斯人已逝,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即使满腔情怀,不过春水东流。

 

 

 

【END】

评论(1)
热度(41)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