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黄尽时の百日|day1 正好 | 喻黄

#在下黄尽时,请多指教

#个人练笔百日

#CP随机掉落

#篇幅有长有短 

#更新时间不定

 

 

 

 

 

day1 正好 

 

CP:喻文州X黄少天

 

黄少天接起电话,那头却是无声。

两方相持,似乎是在比谁的耐心更好一些。

“少天……”

听到对方的声音,黄少天却立刻挂断了电话。

 

 

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六年。

从大一到研二。

携手共度彼此生命里最美好的六年。

黄少天和喻文州相识九年。

从高一到研二。

共同见证对方从青涩少年蜕变成社会人士。

 

 

他们自认不是圣人,做不到相敬如宾,也完不成举案齐眉。

他们约定,能走多久,就走多久。

他们在进校后的第一个中秋告白,在换教室赶课的路上牵手,在学生节跨年狂欢的烟火下接吻,在市中心的宾馆的大床上交换彼此的体液与温度。

他们和每一对情侣一样,甜蜜,秀恩爱,偶尔争吵,冷战。

但无一例外,最后都是和好。

 

 

“为什么你们还不去领证?九块钱我出了!”大四毕业的散伙饭上,好友郑轩喝得晕晕乎乎地对他们喊着这句话。

喻文州听了也只是笑笑,他转头看向黄少天,但是对方却早已趴倒在桌子上,双颊通红,头发也有几缕不听话地翘了起来。

他伸手捋顺,然后叫了车把喝醉的几个人送回寝室。

出租车上,黄少天靠在他的肩膀上,睡得很熟。

喻文州想,我想看着他一辈子。

 

 

生活就像裹着糖衣的芥末。

 

 

收到硕士录取的邮件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正在影院看新上映的电影。

等到走出影院,黄少天扑到喻文州背上,激动地说“普林斯顿欸!!文州,我被普林斯顿录取了!!还是信息工程专业!!这必须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

喻文州把黄少天从自己背上扒拉下来:“恭喜啊,我的结果还没出来,希望也是普林斯顿啊,这样我们又能在一起。”

“一定会的!文州你这么优秀,不录取天理难容啊!快说快说,想去哪个餐厅餐厅吃饭?今

之后的事情和他们以前的约会一样。

在一家环境美好的餐厅解决晚饭,接着在酒店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性爱。

 

黄少天和喻文州面对面,他们的头发因为出汗变得一簇一簇的,皮肤也因为体温升高而发红。黄少天的手指在喻文州的胸口有一些没一下地画着圆圈,喻文州受不了撩拨,攥住调皮的手指放在口中吮吸,另一只手则在黄少天要挤摩挲着。

“哎,别这样,好痒啊。”黄少天被刺激地说不出话来,只好缩着身子往后退。

 

他们在浴室清洗着身体,年轻的躯体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黄少天裹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喻文州正靠着床板刷着朋友圈。

“少天,我的录取邮件也到了。斯坦福,数学系。”

黄少天停止了擦头发的动作,直愣愣地顶着喻文州。

良久才冒出一句“在西海岸啊”。

 

时差三小时。

你的早饭我的课。

我的下午茶你的午饭。

 

“先恭喜文州了。”

“嗯。周末一起去办签证吧。”

“好。”

 

 

此后的日子他们之间

“明明每天都在一起但是搞得跟生离死别一样。”

郑轩和徐景熙吃饭的时候吐槽说。

 

他们仍旧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饭,一起回宿舍楼。

他们在图书馆的书架间接吻,在食堂桌子下挑逗,在寝室的床上压低着声音抚慰彼此。

 

“航班号QR0810,前往费城的旅客请注意,您的航班即将起飞,请尽快登机。”

“航班号QR0210,前往旧金山的旅客请注意,您的航班即将起飞,请尽快登机。”

 

“那么,一路顺风。”

“你也是,到那边要好好照顾自己,别再丢三落四的。”

他们在候机室交换了这年夏天的最后一个吻,然后转身离开。

 

 

喻文州对分手这个结果早有预料。

东海岸与西海岸。

西五区和西八区。

相隔4727km。

信息工程与数学。

 

他只是没有想到分手的消息是黄少天用邮件发过来的。

那段时间他正为一个presentation忙的脚不沾地,睁开眼就是建模计算,闭上眼就是飘飞的数学符号,根本没有想到要去电子邮箱看一眼。

等到课题答辩结束,他才意识到有一封邮件提醒。

 

“喻文州,我们分手吧。”

 

没有正文。

没有发信人。

只有标题。

 

 

从小到大都学不会慌乱的喻文州第一次感受到慌乱。

他紧紧地攥着西装胸口处的袋子,痛苦地蹲了下去。

当时知道两个人读研不在一个大学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难受,两个人在机场分离的时候他也没有这么痛苦。

 

喻文州死死地咬住下嘴唇,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满面。

他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订票软件,无措地在订票页面上上下划动。

他的手指颤抖着。

 

他订了最快到费城的机票,拿起护照和钱包就离开了学校。

他和黄少天从相识到现在的每一刻都像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里放映。

他快要控制不住想要见他的心情。

想见他。

想见他。

想见他。

 

 

他拨通了黄少天的手机号,却迟迟不说话。

他们僵持着。

他刚喊出他的名字,对面就挂了电话。

 

 

喻文州游荡在费城的大街小巷。

他们买过衣服的店家,他们喝过酒的酒吧,他们买过书的书店,他们吃过甜点的咖啡厅。

哪里都没有他。

 

 

当午夜的钟声敲响。

 

“少天——”

人群中,黄少天是唯一的所见。

喻文州从背后抱住了黄少天,特别用力,特别紧。

 

“对不起。”

 

 

“他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每一个瞬间都刚刚好。”

“我找不到教室的时候他正好出现。”

“我确定喜欢他的时候他正好告白。”

“我想和他一起去教室的时候他正好牵手。”

“我抬头看他的时候他正好吻我。”

 

“我想他的时候他正好出现。”

 

“谢谢你,我亲爱的喻先生。”

“我想结婚的时候你正好陪我来领证。”

 

 

 

Fin


评论(1)
热度(11)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