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曦澄】独家记忆 chapter2

久远的1

WARNING

#现实paro,律师曦X医生澄

#年龄有私设,双璧双杰同龄

#ooc*3

#最重要的 本文BE向 本文BE向 本文BE接受不了的请避雷

#撞梗请心平气和地跟我说

#bug请及时指出,毕竟我不是专业人士

#求评论求小天使和我探讨剧(ren)情(sheng)

接受请继续

——————————————————————————————

Chapter 2 对不起谁也没有时光机器

 

菜上的很快。

菜上齐的时候,江澄正艰难地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向桌子。

桂花藕、糖醋里脊、菌菇汤、清炒菜心。

江澄眼睛一亮。

都是很家常的菜,却也都是在国外难吃到的。

 

“这四个菜……”江澄“噗”的笑了出来,“真是怀念啊。这味道直接把我叫醒了。”

“要不要再睡一会?看你这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不用不用,以前轮转见习的时候熬夜缺眠都习惯了,不差今天这一天了。”

蓝曦臣起身给江澄盛了一碗汤,“自己身体还是要当心啊。国外吃不到这些吧。”

“天天都是快餐,牛肉猪肉鸡肉换着吃,哪里见得到新鲜的蔬菜。”谈到吃的,江澄也是起了兴致。

 

大学里魏无羡和他隔三差五的要去外面浪一圈,早就把周边的店都亲测了一遍,尤其是魏无羡,一到假期天天嚷嚷着要让蓝湛带他每家店再吃一遍。每到这个时候江澄就从书里抬起头恨恨的说一句:“妈的死给辣眼睛,赶紧走赶紧走,别耽误我看书。”

蓝曦臣跟在蓝湛后面,看着蓝湛和魏无羡远去的背影,探头进去看向正在背书的江澄:“晚吟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快十二点了。”

“等我收拾一下!”

 

“上一次和你一起吃饭,已经是好几年了吧。”蓝曦臣夹了一筷子桂花藕,拉出一条粘稠的糖丝,在空中摇摇晃晃。

江澄极其自然地身处筷子帮忙夹断糖丝:“嗯。”

“总觉着你到是比大学的时候更瘦了些,这么辛苦?”

“有么?没觉得啊。”江澄摸上了自己的下巴。

“真的瘦了,以前你这里都有肉的。”隔着桌子蓝曦臣触碰不到江澄,只能虚虚地指向江澄的脸颊。一晃经年,岁月销蚀了江澄的身形,也磨平了他的棱角。

“那我是不是得多吃一点吃回来啊。”

“尽管吃,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说的好像你还能包养我一样。”话一说出口,江澄就觉得气氛不对。

时过境迁,有些话再也不能同从前一样肆无忌惮地脱口而出了。

 

良久,才听到蓝曦臣的接话:“要是晚吟愿意,我还是愿意努力一下的。”

“开什么玩笑啊,我好歹也是拿着行医执照的人,还会沦落到这个地步么?”

“也是。”

 

“你现在在哪家律所工作?”江澄及时转移了话题。这个时候,大概只有工作才能让两个人都不尴尬。

“还是以前实习时的那家。”

“还是民事经济这块么?”

“嗯,一直没换,想来想去还是做民事诉讼最适合我。”

“你倒是长情。”

蓝曦臣只是抿了抿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你呢?都传言资本主义世界里医生都是年入百万开车豪车住洋房的,没有医患关系没有以药养医,日子应该也是蛮滋润的啊。”

“我也刚脱贫不久啊。前几年的工资全还贷去了。这几年摸爬滚打才好不容易攒了套房。”江澄舀了口汤,“不过真的熬过了前面的培训期真的轻松多了,一天没几个病人,仔细讲讲病情倒也医患和谐。”

“那就好。”

 

两个人管自己低头吃饭,菜倒是快见了底。

 

“let it go~let it go~”江澄的手机响了。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江澄拿了电话就要起身去外面。

“外面这么大的雨,估计对方也听不见,就在这吧,我无所谓的。”

“嗯。”

 

多年以后蓝曦臣回想起这个晚上,仍然觉得心有余悸。

定力果然是自己引以为豪的东西啊。

那晚更是。

 

“Hey darling, haven’t you arrived inLondon?”

“David, look after your sister.”

“Ellie I miss you too.”

“Yes I am just eating dinner with my oldfriend.”

“OK I know.”

“Bye, I love you.”

 

蓝曦臣还没有开口问,但是他已经知道了。

也许文字可以欺骗人,但是神情不会。

 

蓝曦臣想,若是自己顺应了江澄出去打电话,自己现在是不是还可以安慰自己还有机会。

 

“你,结婚了?”蓝曦臣状似平常地问道,但是他夹菜的手却是颤抖着。

“嗯。快7年了。我结束规培领的证。”江澄的手机屏幕还是亮着,主屏是他们一家四口,常被人说暴躁易怒的江澄也是难得一见的温柔。

“倒也……从没听你说起。”蓝曦臣咽下一片桂花藕。甜腻的味道如今却令人有些反胃,拔丝缠绕在牙齿上怎么也弄不掉,就像是多年来午夜梦回总能见到的背影,和那段忘不掉的感情。

 

蓝曦臣想,自己真的是疯了。

 

“她,是……”他还是不甘心,即使问出口的每个字都像是戳在心尖上的刀,蓝曦臣假装自己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不想让江澄觉得自己是个一点都看不开的男人。

“她也是华裔,第二代,土生土长的加国人。”

“实习期间认识的,她是我收的第一个病人,小姑娘玩滑板居然摔断了腿。”

“后来住院的一段时间逐渐熟起来,才发现她也是个细心的人,也很善良,当然也很喜欢养狗。”说到这里,江澄笑出了声,像是回忆起了好笑的东西。

“听上去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

“是啊,后来还一本正经地来问我她家狗发情了怎么办。”

“噗。”

“那你呢?这么多年,我不信你就孤苦一人到老了,含光君和魏无羡没把你刺激到么?”

江澄说着喝了一口啤酒,蓝曦臣却顿了顿准备夹菜的筷子。

该怎么说?因为一直想着你所以就没找别人?还是说你在我心里最好,别人都比不上你?

 

“我,中间有过一次,后来还是断了,现在孤家寡人,清心寡欲。”

清心寡欲,骗谁呢?

骗他,也骗自己。

 

“这样啊。你家里人都不催你?毕竟蓝湛……”

“管了我小半辈子了再管,就算他们还有力气那我也不乐意了啊。”

“蓝曦臣你……真是的。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叛逆的时候,一点都没有三好学生的感觉。”

蓝曦臣心想和你在一起后我就脱离好学生人设了啊。

 

“吃完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我打个的就好,好歹也在这里生活了5年,还怕丢?”江澄摆摆手。

“你好歹这么多年没回来,总该让我尽个地主之谊。”

“唉……”江澄刚想出言拒绝,却被蓝曦臣断了话头。

“不要再拒绝我。”

 

“……那就麻烦了。”




TBC

评论(2)
热度(21)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