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理科爱情故事 【番外】 有技♂术什么都好说

复健之作(虽然本来也没多少文力)

谢谢大家的支持,有妹子私信我催更真是不好意思,由于自己的原因一直没有动笔写这个系列了,所以先放一个番外好啦~

虽然标题很污但是文章真的特别纯洁!!!!!

 有一半是我昨天半夜写的,后一半现实部分是下午刚写完的,希望大家喜欢!(居然有3k多字我也觉得好神奇)

结尾有些匆忙了,也请大家不要嫌弃,总之他们过得很好就对啦~

大学有一些参考我自己的学校,比如宿舍楼下有讨论区有沙发可供秀恩爱讨论问题,宿舍需要本幢楼的人才能刷门禁卡进去等等。专业问题都是我瞎bb。顺便能修电脑的汉子真的感觉男友力很足啊哈哈哈

番外可独立成篇阅读,前文请戳tag

最后一如既往的求红蓝绿!给小天使们比哈特~

来,张嘴吃糖

——————————————————————————————

 

肖时钦已经想不起来他和戴妍琦冷战的理由了。等他再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和戴妍琦的聊天记录已经停止在两个月前了。

也许是换校区的关系,一个在城西一个在城南着实远了些,刚开学的时候还能周末聚一聚,后来一个考试周前刷夜背书一个跟着导师进实验室改电路图,专业不同连共同话题都少了些。他一直都知道。

他知道戴妍琦身边有几个喜欢她的男生,他总以为自己是不一样的,从最纯真的高中时期一路过来,他想自己一定是特别的。他相信她,也相信自己。直到他看到他们一起刷夜的合照,由于其他人的原因拒绝自己的看电影或者吃饭的邀约,肖时钦才觉得事情严重了。

再之后的事情回想起来就有些莫名其妙了。两个人像是约好了一般,谁也不肯联系谁。电话、短信、QQ、微信,明明现代社会这么多沟通的方式,他们却像原始人禁锢着自己。喻文州也敲打过他,他想自己又不傻。

 

肖时钦刚结束一个实验,长时间的低头研究电路图让他有些脊背酸疼。他走出实验室伸了个懒腰,下午一点的阳光很是刺眼,他不由得眯了眼睛。裤袋里传来的震动却让他被迫停止了享受阳光。

“小事情小事情,你等下帮我和文州带两份烧腊饭吧~小吃街进去第二家,我们常去的那家。在实验室写代码写的要哭出来了导师还不放人qaq简直要狗带饿的前胸贴肚皮了我唉还是怀念我附中的食堂。”

看到信息肖时钦满满的都是心累,自己还没吃午饭呢居然还要帮别人带。他正想打字回复又一条短信来了。

“别拒绝,拒绝的话友尽!我从窗口看到你在外面伸懒腰了!快点啊两份广式烧腊饭,完了导师又过来了小事情你最好了我和文州的食粮就寄托在你身”

想来也是导师逼得紧,黄少天连话都没打完就发了信息过来。他抬头看向对面的计算中心,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的……

“黄少天!”要是愤怒能化为射线恐怕黄少天和喻文州只剩一堆骨头了。

 

肖时钦还是认命地去小吃街打包了两份广式烧腊饭,想了想又给自己点了一份龙虾盖浇饭带回寝室吃,顺便睡个午觉。

他拎着东西走进计算中心,七拐八拐地来到黄少天呆的机房,敲开门,在黄少天老师严厉的目光下面不改色地把两份饭递给了喻文州,然后淡定地告辞,不理会后面喻文州想杀人的微笑。

 

回到寝室盖浇饭还冒着一丝丝热气,肖时钦把手机放在懒人支架上,一手在屏幕上滑动着,一手拿筷子吃饭。潜心做实验的半个月里,他连QQ都没怎么登陆,999+的消息爆炸式地袭来。还是刷一发空间吧,年纪大了跟不上鲜肉们水群的速度了。

刚更新完好友动态,孙翔的说说就跳了出来。

“辣鸡戴妍琦!

考试周抢走了我的电脑!

跟着她的寄生虫课件跑了!

让我欠下了10个程序的债!

此仇不报!

天理难容!”

肖时钦正想着这两人闹的是哪一出,特别关注的声音响起,他看到了戴妍琦两天前的说说:

“我的内心一片平静甚至有些想笑。

配图:显示“正在进行系统更新 9%”的电脑屏幕”

 

他想,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了。

 

回到消息界面,特别关注的音效声响个不停。果然是戴妍琦和孙翔。

 

再烦我就给你看病原课件(距离10.5km):孙翔你几个意思啊,空间挂我?!!!

去你丫的六个核桃(距离10.5km):戴妍琦你有毒啊,我好心借给你电脑,你就这么不知恩图报?!

再烦我就给你看病原课件(距离10.5km):孙翔你滚滚滚,我要是病原微生物挂了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去你丫的六个核桃(距离10.5km):我去这都行?!toxic!信不信我@沉迷电路无法自拔

 

然后特别关注的声音再也没有响起来过。

 

肖时钦匆匆吃完饭,拿起u盘就下了楼。

他的运气很好,正赶上一辆去戴妍琦所在校区的校车。

 

10.5km,是在寝室吧。

 

周二的下午,原本拥挤的马路也变得空畅。同样的校车,肖时钦还能想起第一次坐校车去找戴妍琦的场景。

刚升上大三,没有社团活动的繁忙,课程也刚刚开始并未凸显难度。九月初虽然有些热但好在前些日子台风刚过境。他没有提前告诉戴妍琦自己要来,兜兜转转在社团活动室遇见了自己的女友。一身正装,踩着黑色高跟鞋还不是很稳。刚刚结束一场面试似乎有些累,靠在休息处的吧台。他绕过她的肩膀将一杯奶茶放在她面前,不出意外地听见她惊讶的声音:“时钦,你怎么来了?”“想你了,就顺便过来看看,喝口奶茶,趁着还有些冰。”他想起半年前的自己仅仅因为突如其来的思念对方就能忍受四十多分钟的校车过来见她,现在却连一个电话都不想动手打。这是怎么了?

“你再等一个小时可以么?我过会还有最后一场面试,然后一起去吃饭吧。”

“好,你别急,慢慢来。”

无视了其他面试官“yooooo”的声音,他转头看向在休息区等待面试的大一新生:“等下进去不要紧张,里面的人也就比你们大一年,一点都不高冷的。”

“喂!你要不要这样?在小朋友面前维护一下我的形象啊!”

他没说话,只是用手顺了顺她的头发。

他看着她走进活动室,猜想她正襟危坐宣读面试流程的样子,听到很好笑的回答却只能忍着憋笑的样子,无聊得只能假装自己在看报名申请表的样子。他想象着他没能参与她的每一分每一秒。所以当戴妍琦推开门就看见了肖时钦两眼放空的表情。

“看傻了啊,走了啦,吃饭!”她把一叠申请表拍在他的肩膀上,自然地牵起他的手。

“去外面吃吧,听说大门外新开了一家快餐店。便宜又好吃。”

 

回忆终止于校车的到站播报声。

放弃了乘坐校内观光车的想法,肖时钦一步一步走在校园马路上,他突然就不知道等下要怎么把戴妍琦叫下来,怎么对她开口说第一句话,大概,近乡情怯。

然而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刻。

肖时钦站在戴妍琦寝室楼下,拿出手机,快捷键第一个。

 

“妍琦?”

对面隔了好久才有了回应。

“嗯。”

声音很轻。

“你带着你的电脑和充电器下来吧,我帮你重新装一遍系统。”

“我在楼下,记得带校园卡帮我刷门禁。”

“你怎么这么闲了?不用做实验不用准备托福?”戴妍琦似乎还有些生气,嘴上不饶人。

“你先下来吧,总是用别人电脑也不好。”

戴妍琦直接把电话挂掉了。

 

肖时钦就这样站在戴妍琦寝室楼下,身边一个又一个的女生问他要不要帮忙刷门禁,他都摇摇头。他想,我总能等到一个能给我刷门禁的人。

戴妍琦最后还是下来了。

肖时钦熟练地开机,进入安全模式,插上u盘,帮戴妍琦备份完所有重要的数据,一键格式化。

他们两个并排坐在讨论区的沙发上。盯着电脑屏幕,无人说话。

“妍琦。”

“嗯。”

“把孙翔的电脑先还了吧,考试周快到了,他也要用。”

“嗯。”

“这几天挺冷的,注意保暖。”

“嗯。”

“下楼的时候不要穿这么少。”

“嗯。”

“戴妍琦!”肖时钦不由得把声音提高了一点。

戴妍琦抬起头,她操作的人物被对方砍掉最后一滴血。

“You have been slayed!”游戏提示音响起。

“怎么了?”

“算了,装好了,你自己重新把账户弄一下吧。先帮你恢复成win8,等你考试周完了帮你升win10吧。”

“哦,谢谢。”

 

“adobe系列和office2016还需要么,没有的话我拷给你。”肖时钦感觉自己要开始没话找话了。

“我移动硬盘里有备份。不用了。我先上楼了。”戴妍琦收起充电器,合上笔记本,转身准备离开。

 

“妍琦!”肖时钦急忙起身拽住戴妍琦的手臂,他的力气有些大,戴妍琦没有防备,直直地撞进了他怀里。

他们相差18cm,戴妍琦的呼吸正好喷在他的脖颈侧,有些痒。

 

“我很想你。”肖时钦想了半天,最后只说了这四个字。

怀里没有一点动静。肖时钦有些慌了。

但是出乎意料的——

“我也是,我也很想你。”戴妍琦把头紧紧地靠在肖时钦肩膀上,声音闷闷的,似乎还带了点哭腔。

肖时钦连忙把人拉开,果不其然,戴妍琦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给戴妍琦擦着泪水。“好了好了别哭了,你看好多人都在看你了。”

有几个戴妍琦的同学走过看见此情此景不由得朝着肖时钦“yoooo”了几声,弄得肖时钦也有些了脸红耳赤了。他想了想还是低下头吻住了自家小女友。

戴妍琦显然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吓到了,有些呆愣。

“好啦,别哭了,你先上楼换个衣服,饭点了,带你出去吃饭。”

 

至于考试周结束后肖时钦和戴妍琦又恢复到没秀没臊秀恩爱的地步被一众单身狗嘲讽就又是后话了。

讨论组:喻文州、肖时钦、张新杰(3人)

喻文州:你是怎么和小戴和好的啊?

张新杰:同问

肖时钦:有技♂术什么都好说

喻文州:妈的智障.jpg

喻文州:小S白眼.jpg

 

你问为什么他们不在202寝室群说?

因为喻文州和黄少天冷战了呀。

喻总表示心累。


评论(1)
热度(21)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