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曦澄】独家记忆 Chapter1

WARNING

#现实paro,律师曦X医生澄

#年龄有私设,双璧双杰同龄

#ooc*3

#最重要的 本文BE向 本文BE向 本文BE接受不了的请避雷

#撞梗请心平气和地跟我说

#bug请及时指出,毕竟我不是专业人士

#求评论求小天使和我探讨剧(ren)情(sheng)

关于本章:

1、两个人37岁,澄妹大概就是读完博熬过实习刚攒了几年工作经验,职务类似于中国公立医院的副主任医师;蓝大的话也是博士毕业但是已经有自己的名声了

2、澄妹性格没有很多傲娇的成分了,成熟和理智是他现在最重要的品质


Chapter 1 雷雨世界像场灾难电影

 

“哎呀怎么就突然下雨了啊!Y市的天气也真是的。”

“是的呀,一言不合就下雨。失策了没带伞。”

“江医生是Y市人吧,还不习惯?”

“哪有?!我都这么多年没回来了,而且也只是在Y市读了五年本科而已。”

 

江澄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气象预报显示受台风影响,这场暴雨恐怕要持续到明天午夜。

“唉,还是老老实实等大巴接送好了。”

 

“江澄?”一个犹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江澄下意识转头,“江澄!真的是你!”

“曦……蓝曦臣?”

 

江澄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碰到蓝曦臣。

这么多人,穿着类似的西服,中文英文交错,他怎么就单单认出他了呢。

蓝曦臣快步走到江澄身边,站定,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你,终于回来了。”

蓝曦臣拎着公文包,刘海长了些,身形也有些消瘦。

他们两个人站得很近,江澄能看到蓝曦臣颤抖的嘴唇和额头微笑的皱纹。

“没,我只是来开个学术会议,开完就走。”江澄别过头,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看向一起来的同事,他们似乎在商量着晚上去哪里吃饭。

 

“Hey Alan, we intend to taste local specialfood, recommend some restaurant ? We know you are native! ”第一次来Y市的同事十分兴奋,朝江澄挥着手让他推荐几家特色餐厅,哪怕冒着大雨也要好好吃一顿。

“Eh……”江澄正打算回话,蓝曦臣拉住他的袖口,“我们很久没见了,能让我约你一次么?”蓝曦臣的脸色看上去很差,苍白得不像原来的他。江澄突然就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只好对同事致以歉意:“Sorry I’ll have dinner with my old friend, I’ll give you the addressof the restaurant, hope you all have a nice night!”

“Such a pity……”同事们也只好打消让江澄陪他们一起去的想法,几个人叫了辆的士就准备走。

 

“我车在地下车库,要不你在上面等我一会?我把车开上来。”

“不用麻烦了,我们一起下去吧。”江澄紧了紧自己的西服外套,酒店门口毕竟不比有空调的会议室,风一刮雨一下也是带起了瑟瑟的冷意。

“赶紧进来吧,外面还是有点冷,看你穿的也不多。”蓝曦臣习惯性想拉过江澄的手牵着他一起下去,却被江澄一个侧身恰到好处地避开。看着自己空落落的手,蓝曦臣不由得愣了神。

“怎么了?”见蓝曦臣久久不上来,江澄问。蓝曦臣还保持着手略微伸出来的姿势,江澄看了一眼就转过身接着往电梯口走去。

 

“哟,奔驰s320啊,看不出来啊泽芜君这么壕?!”江澄跟着蓝曦臣走向他的车,黑色的梅赛德斯奔驰安静地停在角落。不愧是被誉为最优雅的豪车品牌,看上去就很秀气的车身很适合蓝曦臣这样温润如玉的人。

“别取笑我了,都快40的人总得有点存款吧。”蓝曦臣给江澄拉开了车门,然后自己坐上座位扣好安全带。

“想吃什么?中餐西餐法餐意餐?”

“这几年在国外天天吃这个都吃腻了,还是怀念本土菜啊。找个土菜馆随便吃点好了。”

“好。”蓝曦臣发动了车子,两个人都没说话,雨点砸在挡风玻璃上的声音足够掩盖两个人之间因沉默而造成的尴尬。

 

正好遇上晚高峰,车被堵在半路上动不了,江澄把手臂撑在车窗底部,专心致志地看着窗外。“没想到现在Y市也这么堵。堪比帝都二环啊。”江澄呼出的热气打在窗玻璃上,模糊了蓝曦臣映在玻璃上的脸,“果然十年能够将一座城市改得面目全非啊。”

“十四年2个月。”

“嗯?”

“我说你离开了十四年2个月。”蓝曦臣的语气还是波澜不惊,仿佛只是在谈论现在的雨有多么大而已。

“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自己都忘了。”江澄放弃了继续看窗外这一不符合他年龄的举动,改为低头刷fb。

“跟……”蓝曦臣本来想说“跟你有关的事,我怎么可能记不清”,转念一想现在的自己还有什么立场去说这句话呢。他把后面的字吞了下去,视线盯着前面的红绿灯。

江澄手指在屏幕上滑上滑下,看上去心不在焉的。

车里又恢复了宁静。

 

等待的过程着实有些漫长,下着暴雨,又堵车,性能再好的车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排着队。

蓝曦臣放了张碟。

“忘记分开后的第几天起/喜欢一个人看下大雨/没联络孤单就像连锁反应/想要快乐都没力气”

 

“什么时候开始听陈小春了?我以为你车里的碟都应该是巴赫或者李斯特。”江澄听了几句,轻轻地跟着哼。

“倒也不是,有一年生日同事送的,觉得还可以就一直放在车里。偶尔也要换换口味。”蓝曦臣发动了车子,终于看到了红绿灯的身影,大概再过15分钟就能到定的饭店了吧,谈了一下午也的确有些饿了。

“是啊,现在倒也没多少年轻时候的兴致,想来还是这种伤春悲秋的情歌来的放松。”江澄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好看的东西,说话的语调倒也轻松了些。

蓝曦臣听出了他的语气变化,倒也有些好奇:“怎么了这么开心?”

江澄把手机屏幕在蓝曦臣眼前晃了晃:“还不是我那些同事。难得想在Y市吃顿好的,结果饭店排队排得要死,还是先去吃了M记再回来接着排。”

“现在随便吃个饭都要排队,这天气搞不好我们到了店就能吃了。是不是有些不习惯?毕竟国外吃饭应该不用排队吧。”

“别说,我还真没怎么在工作日在外面吃过。实习期间忙的要死要活,有快餐吃就不错了。一熬出头就餐餐回家吃。假期如果聚餐也是大家开个party,到真的很少有机会去餐厅吃饭。”

“这样也蛮好的,外面的东西总是没有自己弄的放心。”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当车里广播整点播报时间时,蓝曦臣和江澄也到了他们的目的地。

“居然七点了。”蓝曦臣撑着伞下了车,去另一边接江澄。锁好车门就把人往里带。

“这家店居然还开着,少说也得有二十年了吧。”

蓝曦臣带江澄来的是C大北街的一家私房菜,从前的小摊子如今已经成了这条街上红火之所,店面变成了三间,装修也变得高大上了。

“幸好来之前提前预约了位子,不然等到什么都说不好呢。”蓝曦臣拉开门,和江澄找了个偏僻的位子坐下。

“想吃什么?”蓝曦臣把菜单推给江澄,看着菜名和图案,江澄心生感慨:“真的很久没吃了,好想每个都来一份。”

“可以啊。”蓝曦臣自然地接过了话茬。

“我开玩笑的啊,算了还是你点吧。很久没看中文字看着有点累。”

蓝曦臣最终还是接过了菜单,拿起笔勾勾画画。

对面的江澄竟然已经靠在背靠上睡着了,自然也错过了蓝曦臣看向他的混杂着爱恋和遗憾还有心疼的眼神。

TBC

评论(11)
热度(20)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