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Chapter6【完】

 真·标题:尽管书不同页,影不同屏,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


#人物属于托尔金,脑洞属于我#

#一切设定均为二设,与电影原著无关#

#lo主非细节党,如有bug请指出#

#lo主并未仔细阅读精灵宝钻魔戒霍比特人,一切资料来源源自百度百科#

#一切资料引用放在chapter 0,详情见归档#

#lo主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lo主无大纲,线索见前文脑洞#



写在前面的废话:这篇文其实还是我去年暑假开的脑洞,然而打算写最后一章的时候就开学了,之后就一直各种拖拖拖,直到最近,我开始断断续续的写文,才想着把这一篇也捡起来写个结尾,毕竟是最后一章。不求热度,只求一个完结,虽然也是有些潦草。前面一千字是7月写的,后面的是今天在火车上写的,回家补完了最后的结尾。如果和最开始的去比较,应该还是会有些不一样的吧。快一年过去了,很多想法都在变,表达方式也会有所不同。今年开学初补完了精灵宝钻,马上开始看霍比特人。总之把这一篇完结也算是了结自己一个心愿。字数不多,6章加起来不到两万字,但是差不多是第一篇特别用心在写的东西。差不多就这样啦。前文见归档。



Chapter6 他们的相伴起源于一场离别

   

       瑟兰迪尔没有想到自己的复仇之路会葬送如此多的密林精灵。满地的堆积尸体,甚至还在散发着热气的血液,都是年轻的脸庞,他们和莱戈拉斯一样大,有些甚至还要比王子小上几年,他们中的有些人,昨晚刚和自己说了晚安,一早就都化作冰寒,去往曼督斯的殿堂。

      “加利安,吹号,收兵!”瑟兰迪尔顾不上自己的狼狈,他现在只想回到密林。三千年的休养生息,一朝化作枯骨。这样的代价,他瑟兰迪尔还承受不起。

      “你不能走!”一抬头,一支箭直直地指着他。

        陶瑞尔!瑟兰迪尔从未想过自己一手养大的精灵会与自己兵戎相向。

       到底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瑟兰迪尔根本听不进年轻的精灵在说些什么。不管说的再怎么冠冕堂皇,本质还是为了爱情。

      “你应该帮助他们!”

       到底还是年轻。爱情怎么会这么轻飘飘,没有经历过痛苦哪里懂得真正的爱!

    “如果你容不下陶瑞尔,那我也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莱戈拉斯?!他怎么在这里?

      自己的孩子,终究是长大了。居然敢和自己的父亲顶嘴了!

      挥刀斩断面前的弓。

      他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但他没有回头路。

 

    “这又会是一场中土的危机。瑟兰迪尔你不能坐视不管!”甘道夫的提醒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瑟兰迪尔的心中。

     “那你要注意身体,如果……你知道的,我一直是你的朋友。”埃尔隆德的重逢叮咛却又像是另一根刺。   

   “陛下,又一个支队全军覆没!”他想到加利安的战报,心脏又是一阵的抽痛。

   “瑟兰,若我有一天去往曼督斯的殿堂,一定要照顾好大绿林的精灵们。”想到父亲的嘱托,瑟兰迪尔只觉得自己快要透不过气来。

即使是父亲殒命自己临阵加冕抑或是恶龙来袭王后殉国之时,自己都没有感觉如此的无能为力。

     瑟兰迪尔很渴望休息。

 

而埃尔隆德自从与瑟兰迪尔深夜一别后便再也安定不下心绪。

他放不下固执的友人,他害怕他会出意外。

他感觉到精灵三戒的力量在消失,他听到了大海的召唤。

他想冲到战场把瑟兰迪尔拽离这个世界,他想死死握住他的手拖着他登上前往维林诺的船,他想静静抱着他的整个身体在永恒的岁月里安好。

可是他不能。

他是瑞文戴尔的领主,他是幽暗密林的王。

他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漫长的岁月磨灭了他的激情,他想,若是换成了三千年前的自己,一定会不顾一切带他一起走吧。但是现在并不是三千年前,现在并不是那场惨绝人寰但他们都尚年轻的最后同盟之战。太多的束缚太多的牵绊,他们好像都已丧失了轰轰烈烈的资本。

         他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他闻到空气中残忍的血腥,他看到大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但他感觉不到他。

面容身形声音,一切有关他的特质凭空消失。

埃尔隆德只能拄着他的长剑,站在山巅。

然后,转身离开。

他的叹息飘散,化作虚无。

 

“吾友,三戒式微,事关精灵一族生存,望来瑞文戴尔与各位精灵领主共商大计。”

 

瑟兰迪尔想,这也许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埃尔隆德了吧。

他已经许久没有去过瑞文戴尔了。

就当留个念想好了。

 

瑞文戴尔的景致一如从前,青山绿树小桥流水,亭台楼阁雕梁画栋,诺多的样式。

林迪尔将瑟兰迪尔往议事厅引,受到的是最高规格的礼仪。瑟兰迪尔的雍容丰都,还是一如当年。也许岁月侵蚀了他的面容,苍老了他的灵魂,但是他仍是那样美得惊心动魄。

 

“瑟兰迪尔王,许久不见。”埃尔隆德站在高阶上,远远地行礼。

“睿智的瑞文戴尔领主,感谢您的邀请,我不胜荣幸。”瑟兰迪尔回礼,抬头的一瞬,正好碰上埃尔隆德的眼眸。目光相汇之时,三千年的时光走马灯一样在眼波流转间匆匆而过。深灰色的目光不复往昔的柔和,锐利得能穿透厚厚的心防。瑟兰迪尔一惊,自己多久不曾见过这样的埃尔隆德了。埃尔隆德似乎一直是这样淡淡的,处变不惊的,无论遇到多棘手的事情都能镇定地处理。哪怕是在索伦重出中土大陆以后,传言中的埃尔隆德也没有惊慌失措。

眼前这个眼眸中充满焦虑与忧愁,沧桑地不像话的埃尔隆德,究竟是怎么了?

 

然而局势并不容许他们继续相对无言,凯兰崔尔和凯勒布里鹏还有甘道夫等人的到来让房间的氛围迅速紧张了起来。

 

三戒式微,阴影笼罩,精灵族没有这个信心也没有这个力量继续在中土生存。精灵血液里对大海的渴望重新燃烧,咸湿的海风,微腥的海水,还有海那边,传说中的维林诺。

 

萝林和瑞文戴尔几乎是确定要整族西渡了,现在只是在安排时间顺序和船只的联系罢了。

只有密林。

只有以西尔凡精灵为主的密林,还没有定。

或许现在应该叫绿叶森林。

 

“西尔凡还是不肯西渡么?”埃尔隆德皱眉。于公于私,他都希望西尔凡也同诺多辛达一起,去往西方。

“他们本就没有见识过双圣树的光辉,对海的渴望也不如诺多。他们天性如此,我也不能苛求。”

“那……那其他辛达贵族呢?”埃尔隆德差一点就要说出“那你呢”,但他还是克制住了。

“愿意走的我会安排他们在灰港和你们会和。其他人会和西尔凡一起坚守我们的森林。”

埃尔隆德不做声,到时凯勒布里鹏开了口:“怎么,你也不打算走?”

毕竟都是辛达同族,绝没有看着族人继续留在中土面对未知命运的道理。

 

“不走。我是他们的王。”

掷地有声。

 

在场皆哑然。

 

之后的事情进行得出人意料得快。

月上中天之时,西渡的大致方案已经出炉。与会者用过晚饭便在瑞文戴尔留宿一晚,决定翌日启程回自己的领地。

 

瑟兰迪尔也是。

他正梳洗完毕准备休息时,埃尔隆德敲开了他的房门。

 

“有空吗?”

“嗯。”

“为什么不离开。”

“我想理由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你知道那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我……”

“埃尔隆德”,瑟兰迪尔背过身,拿起酒杯浅酌了一口,“我们都不再年轻。”

 

摇曳的烛火里,埃尔隆德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瑟兰迪尔的背影。

曾经他以为他们很近,近到肌肤相贴水乳交融。但此时,他们却隔得这样远,明明只是一个一伸手就能拥抱的距离,但是手臂灌了千斤铁一样,无法移动。

埃尔隆德想,这是自己第几次看着他的背影了。

从最后同盟开始,到同盟结束两人分道扬镳,再到魔戒之战自己看着瑟兰迪尔率军厮杀。似乎一直都是瑟兰迪尔,他理性而克制,从不说伤人的话,却将两人的关系维持在一个微妙的频率上。

我真是栽在他身上了。

 

“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吾友,愿万事顺遂。”

埃尔隆德叹了口气,拿着烛台打算退出去,在关上房门的那一瞬间,却像是想到什么一般又冲了进来,紧紧地抱着瑟兰迪尔。

“你……”瑟兰迪尔被他着一抱弄得有些身形不稳。

“我一直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怯懦的人,直到遇见你。我觉得自己成了世界上最胆小的人。没有说出口告白,没有伸出手的拥抱,没有难舍难分的亲吻,没有天人交战的做ai。别离的日子里我一直思念着你,自从凯勒布里安离开了我,对你的思念更甚。到那时我却连一封信都不敢写,每次巡查也刻意避开可能会遇到你的路线。”

“埃尔隆德,你需要休息。”瑟兰迪尔挣不开这个禁锢自己的拥抱,他想自己也许胆小的吧,不然怎么会任由自己处于现在这个境地。

“瑟兰,在战场上看到你披荆斩棘,我仿佛”回到了最后同盟的日子,可是往昔一去不返。你知道吗,莱戈拉斯长得真的很像你,三千年的岁月几乎磨碎了我的记忆里你的面容,而莱戈拉斯的出现,又给了我见你一面的勇气。他的个性像极了年经时候的你,一样的耿直,一样的冲撞,却又不失灵巧和智慧。”

“当我听见你决定留在中土的消息时我的心有多痛吗?你为了辛达,为了西尔凡,为了绿林,你可以牺牲一切,牺牲你的健康你的容貌甚至你的永生,可是在你的心里,可曾有我的一点位置?你可曾会为了我,为了你自己,西渡?”

“埃尔……”

“瑟兰,我爱你。”

 

第二天,埃尔隆德送诸位领主返回。他一个一个与他们拥抱,经过瑟兰迪尔,他在瑟兰迪尔手心里塞了一张纸,然后在瑟兰迪尔耳边说:“吾爱,愿情谊长存。”

 

瑟兰迪尔回到自己的书房时才打开那张纸条。

上面只有一行字,写着时间和地点。

 

瑟兰迪尔想,他还真是死心不改。

 

         可是他自己大概也是死心不改的吧。

         他还是放不下他。

         

        参加完亚玟的婚礼埃尔隆德就按着既定的日子准备西渡。

        走的时候正是傍晚,夕阳的橙光打在船帆上,别有一番意境。埃尔隆德带着佛罗多上了船,又在岸上逗留了许久。视线扫过港湾,扫过港湾前的两座雕像,扫过瑞文戴尔他目之所及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树。

        “走吧。如果他真的来了,你又怎么会看不见他。”甘道夫拍了拍老友的肩膀,示意他可以上船了。

       “不,我只是,想在最后看一眼这片土地,毕竟生于斯长于斯,总是不舍的。”埃尔隆德有点苦涩地说着。

       “你……算了,船快开了。”甘道夫知道老友的想法,却也不好多说些什么,只得自己先上了船。

        很多事情不必说破。

        可总得给人一点缓冲的时间。

        甘道夫想,那一位可比这一位要自制太多了。

 

       其实瑟兰迪尔还是来了的。他站在高处,远远地看着即将远行的船只。

没有大角鹿,没有骏马,没有侍从,只有他一个人。没有王冠,没有华服,没有夺目的珠宝,只有最朴素的便装。

       他想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着一场别离。

       却无法说服自己不来参加这次别离。

       三四千年的纠葛,有过炽热,也有过冷淡。有过暧昧的默契,也有决绝的分手。他以为,三千年之于永生,也不过一瞬。但是一旦将在一起的时光量化,就心疼曾经浪费的时光。

 

       以前都是你看着我的背影,这一次,换我吧。

     

       瑟兰迪尔站在高崖上,劲风猎猎地吹。果然是个适合扬帆起航的日子。

       他唱起了辛达族的歌谣。唱起了《贝伦与露西安》。唱起了属于他们的小情歌。

       他知道埃尔隆德听见了。他知道埃尔隆德一定听得见。

 

       而在船上,埃尔隆德对甘道夫说:“我知道,他来了。”而后微笑着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

 

 

       我知道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哪怕我们之间隔着一片大海。

       而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 

       

       


评论(5)
热度(24)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