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Chapter5【续】

真·标题:尽管书不同页,影不同屏,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


 


 


 


#人物属于托尔金,脑洞属于我#


#一切设定均为二设,与电影原著无关#


#lo主非细节党,如有bug请指出#


#lo主并未仔细阅读精灵宝钻魔戒霍比特人,一切资料来源源自百度百科#


#一切资料引用放在chapter 0,详情见归档#


#lo主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lo主无大纲,线索见前文脑洞#




碎碎念:许久未更文自己都快忘了还有这一个脑洞。文笔一向不好,情节发展节奏把握得不是很到位,只能希望以后能够边写边改了。博看官一笑罢了。




Chapter5 他们的相逢起源于一场危机【续】




     令瑟兰迪尔没有想到的是,莱戈拉斯带回了一队矮人。他记得领头的索林桀骜的目光,与千年前他去拜访那串星光白宝石的时候一模一样。他有些愠怒,不,应该说十分愤怒!无耻的矮人夺走了他本打算送给妻子的礼物。他有些口不择言了,他居高临下地看着索林毛茸茸脏兮兮的面孔,犀利的话语不断地对矮人的领袖发起攻击。当情绪吞噬了理智,龙伤让索林也大吃一惊。
          瑟兰迪尔急切地向后退着,他愈发感到自己的力不从心,但是百年的时光,他还等得起。

          但是牢笼困不住一心复国的矮人。

         瑞文戴尔再一次地迎来了甘道夫,只是这次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埃尔隆德周到地招待了来自孤山的客人,安静地听着他们对精灵王的抱怨。
         只是正牌的主人却有些心不在焉。


       “怎么又发作了么?他真的有在好好吃药吗?”
        “精灵族的力量正在消退,维拉啊,我已经不敢想象他还能支撑多久了。”
      “莱戈拉斯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埃尔隆德虽然平静地喝着杯中的红酒,心却早已飞到千里外的密林,徘徊在王宫的周围。矮人每一个词的描述在他的心中都是鲜活的画面,他想象着瑟兰迪尔的痛苦,想象着瑟兰迪尔的傲慢,想象着瑟兰迪尔的忧愁。他想象着关于瑟兰迪尔的一切。
         那是他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是他引以为傲的冷静与自持都不顾一切肆无忌惮崩塌瓦解的地方。

         尽管战争来的总是这么猝不及防。
         就像埃尔隆德从未想过有生之年还能见到瑟兰迪尔一样。
          
          密林的士兵们金灿灿的盔甲像极了瑟兰迪尔招摇华美的风格。孤山脚下,王者与屠龙的勇士一起商讨着来日的战略。正是深夜,然而密林的王子仍未归来。


埃尔隆德安顿好凯兰崔尔后便来到了孤山,他听说了孤山之王的回归,这不免让他为自己的牵挂担忧。辛达精灵与矮人之间的仇恨就像他们与诺多精灵之间的仇恨一样,并不是可以经由时间来抹去的。尤其是对瑟兰迪尔来说。


在山上徘徊良久,瑞文戴尔的领主痛恨起了自己的懦弱。当他发觉自己就像一个刚成年的精灵紧张如何该向心上人表白一样时,他实在是忍不住暗骂了自己一句“该死”。


“都分开好久了何必这么纠结?就当这是一次公务!”埃尔隆德为自己找着借口,但理智却清晰的告诉他“不,这出于你自己对他的牵挂”。


他提着剑行走在荒野之上,远处是长湖镇若隐若现的轮廓,曾经的安居之地如今只剩断壁残垣。他已经接近河谷旧址了,他的手开始剧烈地颤抖。


“他就在那里。”内心的声音叫嚣着。


“他就在那里。”埃尔隆德设法让自己忽视这些声音,但是并不管用。


三千年的风风雨雨,智者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的坚强勇敢,但是这理智的城墙再见到那抹身影的时候消失了一切的抵抗能力。


 


瑟兰迪尔对着维拉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在刚才想念埃尔隆德。


不然他要怎么解释自己刚看到林谷的军队时一回头就看到林谷的主人站在自己身后一脸错愕。


埃尔隆德还是原来的摸样,修长的眉,深邃的眼,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双唇,只是发际线似乎又变高了。金色的铠甲意外地衬他的气质,沉稳与睿智在这个精灵的身上彰显得淋漓尽致。


 


 “怎么办?我该怎么搭话?”


“他看起来还可以。”


 


瑟兰迪尔的脸色还可以,只是略有些苍白,想来是龙伤对他身体造成的伤害已经破坏了他的自愈能力。他没有戴他的树枝王冠,只戴了一个银饰的额冠,以前让其他精灵羡慕不已的金发沾染了一丝银白,远远地看竟像是白发!他穿着及地的长袍,一针一线都烙印着密林的痕迹。熟悉的衣装熟悉的脸庞,但是瑟兰迪尔脸上淡漠的表情却让埃尔隆德觉得陌生。三千年的别离,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仿佛有三千光年。


   “瑟兰迪尔……”一路上打了无数的腹稿见到真人的一刹那,溜到嘴边的的却只有一个名字。


   “埃尔隆德……”向来能够用言语打败商业竞争对手的瑟兰迪尔也感到了语塞。


   三千年后的重逢,他们都不知所措。


 


   “这,差不多是三千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吧。”漫长的沉默与对视,尴尬的气氛终于让瑟兰迪尔打破了,“对于凯勒布理安的离世,我感到很抱歉。”


   “这些都过去很久了,我听到密林的王后罹难时,也后悔没能在你身边。”埃尔隆德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顺着话茬接下去。


   “孩子们都还好吧。”


   “孩子们都在萝林,凯兰崔尔夫人把他们照顾得很好。莱戈拉斯也成长为一个出色的精灵了。”


   “你见过他?”


   “他有一次途径瑞文戴尔,救下了林迪尔。”


   “他都没跟我说过。”


   “孩子长大了,总有不愿意跟父母说起的事情。”


   “双子也会这样么?”


   “他们两个太调皮,凯兰崔尔夫人有时候都拿他们没辙。”


 


   猎猎的晚风吹拂着他们俩人,一不小心让金发与黑发纠缠在一起。


   瑟兰迪尔下意识地拢了拢身上的袍子。


   “你的伤还经常发作么?索林跟我讲了你……”埃尔隆德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问的。却不曾想被瑟兰迪尔打断。


   “龙伤的事情不用担忧,几千年都熬过来了,不差这几年的。”瑟兰迪尔的声音似乎有些轻,没有想象中的清冷。


   “那你要注意身体,如果……你知道的,我一直是你的朋友。”


   “嗯。”


   只剩风在喧嚣。


 


   “陛下!陛下!”如果不是加里安的呼喊,瑟兰迪尔也不知道这样没有营养的对话要进行到何时。


   “加里安在找我了。我,我先走了。”


   “好。战场上要注意身体,毕竟你已经不是三千年前的你了,有些事不必我说。”


   “嗯。你也保重,后会……”


   “再见。”埃尔隆德生怕听到的是后会无期,急匆匆的转身离开。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瑟兰迪尔承认,漫长的岁月里,他的确幻想过无数和埃尔隆德相遇的场景,但却不是在今天这种场合。他设想过相见时的台词、衣饰,甚至是表情,但绝不会是今天这样。


   但他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的答案。


   战火再一次在中土燃起。


 


   





评论(6)
热度(25)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