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Chapter4【续】

真·标题:尽管书不同页,影不同屏,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



#人物属于托尔金,脑洞属于我#
#一切设定均为二设,与电影原著无关#
#lo主非细节党,如有bug请指出#
#lo主并未仔细阅读精灵宝钻魔戒霍比特人,一切资料来源源自百度百科#
#一切资料引用放在chapter 0,详情见归档#
#lo主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lo主无大纲,线索见前文脑洞#

lo主碎碎念:最近都没人点小蓝手和小红心略有点伤感【不要理我】

伊兰迪尔拾起了纳西尔圣剑,但他的勇气在索伦面前不值一提。逐渐冰冷身体刺激了摔倒在一旁的埃西铎,他紧握父亲的武器想要报仇,剑却被索伦踩成了碎片。看着一步步紧逼的索伦,埃西铎的眼中闪烁着绝望却坚定的光彩,他最终拿起断剑,砍下了索伦的手指。“叮当——”戒指掉落在颓废的战场。
埃尔隆德无暇顾及吉尔加拉德的逝去。他抓起埃西铎的手匆匆向末日火山跑去,索伦的黑影在他们的身后坍塌。谁也没有回头。
他们终于来到了火山口,翻涌的岩浆面前,所有的人似乎都成了懦夫。

而山下的瑟兰迪尔仍在清扫着战场。高地上的他看到吉尔加拉德的殒命,他看着埃尔隆德拽着埃西铎奔赴末日火山,但他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下令放箭。
“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看着零零落落的木精灵,瑟兰迪尔掷出双刀,砍倒了半兽人军团的大旗。

“埃西铎,快把戒指扔进去!”

“加里安,我们还剩多少箭。”

“埃西铎,魔戒是带有诅咒的!”

“加里安,清点一下人数。”

“埃西铎,魔戒会毁了你,毁了刚铎的!”

“加里安,撤军。”

烈焰映红了半边的天幕,血红的色泽像是索伦愤怒的哀号。昭示着不祥。
埃尔隆德眼睁睁地看着埃西铎将魔戒套进了食指,消失在他的面前,而他却无能无力。就像此时他的心悸,他感知到了流失,如同沙子从指缝中缓缓流下的慌张感,他无力挽救。
半兽人还在进行着最后一波的反扑,但是同盟军士气大增。天刚破晓的时候,黑暗生物的气息消失殆尽。

欧瑞费尔和吉尔加拉德的陨落,伊兰迪尔和阿纳里翁的消亡,超过半数的精灵去往曼督斯的殿堂,同样也有为数可观的人类接受神的“礼物”。
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最后同盟终于取得了胜利。尽管魔戒并未消失。

埃尔隆德从火山上下来,没有回到诺多的营地。他看见了西尔凡残余部队在移动。
他的马可以带他追上去,可他并没有。他只是站在战场上,目送着瑟兰迪尔远行。
追逐已经失去了意义,一场战争的力量强大到足以改变人的心性与观念。有些道理,他们都懂。
“My lord,瑟兰迪尔殿下要我交给您的。”是林迪尔。埃尔隆德回身接过林迪尔递上的布帛。

“It's our time.”

只有一句话,瑟兰迪尔亲手写的,熟悉的字体却不是熟悉的腔调。

“林迪尔,清点人数兵器财物,准备回瑞文戴尔吧。”埃尔隆德突然感觉好累,他只能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维雅,安定自己的心。

之后的故事就如同吟游诗人咏唱的那般,瑟兰迪尔带着所有的族人西迁,建立密林王国,与黑暗生物持续的斗争,而埃尔隆德也带着剩余的诺多在瑞文戴尔休养生息。
瑟兰迪尔的密林鲜与外界往来,却拥有惊人的财富。埃尔隆德的瑞文戴尔也因着维雅的庇佑称为“大海以东最后一处精灵的庇护所”。
他们都成为了优秀的统治者,在各自的领地履行自己的职责。

然而吟游诗人不知道的是埃尔隆德迎娶凯勒布理安的时候曾给密林发了请帖,却得到了密林王“身体有恙,恕难到贺”的拒绝,而埃尔隆德也以“公务繁忙”的理由回绝了瑟兰迪尔的婚礼邀请。
但是莱戈拉斯永远不会知道他Ada书桌上的木雕来自瑞文戴尔,而亚玟也永远不会知道他父亲抽屉深处的一个额冠出自密林。
加里安总是惊讶偶尔会有不明来历的路人杀死大蜘蛛,而林迪尔也经常对瑞文戴尔账目上莫名其妙多出来的进账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是别人眼里优秀的王者。他们相安无事的度过三千年的漫长时光,在各自的妻子去世之后专心抚养孩子。他们韬光养晦,将精灵从最后同盟的创伤中拯救出来。

他们放弃了所有见面的机会。

他们默契地保持着一个约定。

他们将短暂的爱情从史书中删去,埋在暗无日光的心底。


Chapter4 End

评论
热度(22)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