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Chapter3【续】

真·标题:尽管书不同页,影不同屏,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

 

 

 

#人物属于托尔金,脑洞属于我#

#一切设定均为二设,与电影原著无关#

#lo主非细节党,如有bug请指出#

#lo主并未仔细阅读精灵宝钻魔戒霍比特人,一切资料来源源自百度百科#

#一切资料引用放在chapter 0,详情见归档#

#lo主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lo主无大纲,线索见前文脑洞#

 

惯例的废话:今天这段我从上午撸到下午心累了。。。。现在已经不会写东西了。。脑洞开太多补不过来QAQ

此章OOC严重此章OOC严重此章OOC严重重要的事说三遍!!

反正我觉得我笔下的瑟大王已化身贤妻良母。

一开始是觉得欧爷爷的死是分界线,前期就是一只自由活泼的小精灵,后期就中二高冷了。。。然而当我写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了【心累心累】

反正就这么看看吧【电脑找不到表情真是难受】



夜幕降临,诺多的传令官照旧去往大绿林王子的营帐,白天瑟兰迪尔的伤只是做了紧急的处理,若放任不管,恐怕要出大乱子。

埃尔隆德熟练地掀起门帘,便看见瑟兰迪尔独自为自己缠着绷带,他用牙齿咬住绷带的一头,两只手艰难地将绷带绕过整个身躯。埃尔隆德能够清楚的看见瑟兰迪尔脸上的冷汗,他甚至想象得到白色绷带下的伤口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出渗透一层一层的纱布。他箭步上前,按住瑟兰迪尔的的手。

“瑟兰迪尔,你想弄死自己吗!”埃尔隆德鲜见地带上了怒气,瑟兰迪尔也被他猛地吓了一跳,他抬起满是汗水的脸,望向皱起了眉的埃尔隆德,“有你这么缠绷带的么?你们大绿林是没有医生了么!你怎么自己……”

“埃尔隆德,你这么啰嗦小心发际线又变高哟!”瑟兰迪尔调笑着。

“你,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埃尔隆德本想再教训一下自己这不懂得爱惜自己的友人,然而当他看见瑟兰迪尔死灰一般的眼,他的语气瞬间就弱了下去。他的眼中何时有过这般的死寂,像是一汪平静的湖潭,了无生气的湖潭。他情不自禁将瑟兰迪尔拥入怀中:“瑟兰,我在。”

说出这句话后埃尔隆德自己也愣了,这么亲昵的称呼,瑟兰迪尔会怎么想?然而瑟兰迪尔什么都没说。埃尔隆德能感受到自己的长袍一点点被水沾湿。他们相拥,静静地。仿佛时间都停止了。

他们在跳动的烛火旁交换了第一个吻,一个浅浅的吻,无关欲望。

“嘶——”瑟兰迪尔的低低呻吟打破了这份寂静。他们急忙放开彼此,转过脸去,但是微红的脸颊出卖了他们。埃尔隆德低头看见瑟兰迪尔胸前的绷带已经出现了红色的印记,急忙从带来的医箱中拿出工具替瑟兰迪尔重新治疗。

埃尔隆德的手指轻轻的抚过瑟兰迪尔的肌肤,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心脏隐隐地抽搐。

“战场上……刀剑无眼……你自己……注意一点……”埃尔隆德呢喃着,不知道说给谁听,“我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你身边,如果像今天那样再来一次,你让我……让大绿林怎么办?”

“答应我,好好照顾自己。”埃尔隆德直视瑟兰迪尔的眼睛,希冀从那里看出一点什么能令他安心的东西出来。

“好。你也是。”瑟兰迪尔的声音低得让近在咫尺的埃尔隆德都听不清楚。

他们深深地拥抱。然后埃尔隆德起身,走出了营帐。

天幕上星辰散落,美不胜收。

 

战事已经越来越紧张了,没有一个人能在夜晚安眠。

 

埃尔隆德总以医者自居,但他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被瑟兰迪尔照顾的一天。

“你教训起我来道理一套一套的,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就不管用了!”瑟兰迪尔安顿好西尔凡军团的事务就匆匆赶到诺多的驻地。埃尔隆德躺在榻上,脸颊瘦削,完全不见了往日的风采,只剩灰黑的眼眸透出智者的光芒。

“没关系的,只是最近太过劳累了。”瑟兰迪尔拿起毛巾轻轻地擦拭埃尔隆德脸上的汗。埃尔隆德却只能有气无力地回应。

“吉尔加拉德身边没人了么?什么都要你帮着做?”

“别这样。王很累。这几天你也知道的,我想大绿林不会比诺多好上太多。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死去的精灵,还有多少能够去到曼督斯的殿堂?”讲了太多的话,埃尔隆德咳了起来,瑟兰迪尔忙递上水杯。

“我知道的。精灵一族再也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瑟兰迪尔抬起头,似乎在望向渺远的天际,“Ada把这么重的担子就这么甩给了我,我怎么能辜负他的期望呢?”

埃尔隆德只能紧紧地握住瑟兰迪尔的手:“这一切都会过去的。”

只剩无言的沉默。

 

安达因的河水仍在流淌。

埃兰迪尔的星辰也并未陨落。

他们还有明天。

 

索伦的诅咒仍徘徊在中土的上空。


评论
热度(11)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