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同名。黄吹肖吹。想接排版。

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Chapter3

真·标题:尽管书不同页,影不同屏,但那并不妨碍我们相爱

 

 

 

#人物属于托尔金,脑洞属于我#

#一切设定均为二设,与电影原著无关#

#lo主非细节党,如有bug请指出#

#lo主并未仔细阅读精灵宝钻魔戒霍比特人,一切资料来源源自百度百科#

#一切资料引用放在chapter 0,详情见归档#

#lo主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出门左转#

#lo主无大纲,线索见前文脑洞#


再来废话:最近写不出东西,一到打字就各种卡文字卡情节,1k字我写了1h真真是醉了。。。。感觉还是没能把自己心里的ET表达出来。OOC已经不能避免了~~~当然还是打滚求评论啊~~~~


Chapter3 他们的相爱起源于一场死亡

 

战争总是在进行着,进攻,撤退,胜利,失败。焦灼的战局,满目的荒凉。生命在逐渐地消失。每个黄昏都有停止了呼吸的精灵的尸体被埋葬,而挽歌久久地萦绕在同盟军的阵地。

埃尔隆德来辛达精灵的营地的频率越发的频繁,索伦的势力又渐渐占了上风,而精灵与人类束手无策,只能徒劳地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的灵魂去往曼督斯的殿堂。欧瑞费尔,吉尔加拉德和埃西铎,各支大军的首领们日夜在大帐中演算推测,制定战略,而普通的士兵只能在瑟瑟的寒风中向维拉祈祷未来。

埃尔隆德习惯了在星辰初升的时候来向瑟兰迪尔讨一杯酒喝,而瑟兰迪尔也习惯了在沙盘上与埃尔隆德模拟次日的战况。尽管世事艰难,但他们还有家人,还有朋友,还有彼此。因为年少,他们还拥有张狂的资本;因为远离权力,他们还拥有潇洒的姿态。

 

他们知道死亡很近,但是他们不知道死亡离他们那么近。

直到那场战斗,直到那支箭射进了欧瑞费尔的胸膛,沾着魔古尔的毒。

 

谁也没有想到死亡降临的那么快,令人措手不及。瑟兰迪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倒在自己面前,他心目中高大威猛无所不能的父亲,在一场小小的突击战中被一只魔古尔毒箭正中胸膛。瑟兰迪尔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听不见周围的声音,看不见周围厮杀的场景,他被包围在一片虚空中。他只记得自己跪了下去,抱着父亲的头,徒劳地喊着“Ada”,然而欧瑞费尔却再也没有了回音。

瑟兰迪尔哭哑了声音,连背后正在向他砍来的刀都没注意到,“叮——”,武器交接的声音震醒了沉浸在丧父悲痛中的瑟兰迪尔,转头却对上德混着尘土与血污的脸。“瑟兰迪尔,战事还在进行,小心些。”有些话不必多说,埃尔隆德深知瑟兰迪尔并不是一个不顾大局的人。

瑟兰迪尔的脸上泪痕交错,但是埃尔隆德知道,这看似脆弱的表情下却隐藏着骄傲与执着,还有与生俱来的高贵。很快,瑟兰迪尔安置好欧瑞费尔的尸体,就举起了他的刀:“大绿林的将士们,拿起你们的刀与剑,为欧瑞费尔王复仇吧!我们要让那些丑陋的半兽人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不能让他们肮脏的血脉玷污中土!”

埃尔隆德发誓这是他迄今为止见到过的最具震慑美的瑟兰迪尔,千千万万的西尔凡精灵爆发出火一般的回应,然后他们奋不顾身冲向敌军。埃尔隆德看见瑟兰迪尔举刀的手在发抖,他的嘴唇因为愤怒而发白,天知道埃尔隆德多么想给友人一个安慰的拥抱,但是他不能。这里是战场,容不得儿女私情,他想瑟兰迪尔也懂。

所以他一直等到最后一波半兽人放弃了攻击。

 

一位王者的陨落使同盟军的营地里的气氛更加沉闷,各支军队的首领一起为欧瑞费尔举行完简短的悼念仪式后,就马不停蹄的召开了军事会议。瑟兰迪尔正式取代了欧瑞费尔的位置,尽管他仍坚持自己的王子身份,但是总有一些是变了的。

瑟兰迪尔开始锋芒毕露。他在会议上辛辣地指出目前战略的缺陷,然后又拿出了一套新的方案,他的军事才华令所有人侧目,包括诺多的传令官。他看着瑟兰迪尔憔悴的脸,却硬撑着与诸多长辈争执,他的脸色渐渐苍白,而语气却越来越坚定,蓝绿色的眼眸也越来越摄人心魄。

埃尔隆德想自己大概是病了,不然怎么会在如此重要的军事会议上一直盯着瑟兰迪尔的一举一动。但他很快收回了心神,让自己全神贯注地听战况分析。与生命比起来,风花雪月算什么?


评论(6)
热度(19)

© 黄尽时 | Powered by LOFTER